3C数码资讯
首页
科技
分享
810万网文写手心态崩了:勿让资本控制我们的文化创作
新浪科技-自媒体综合
2020-05-02 17:32:03    阅读:10    标签:无

来源:做書

原标题:810万网文写手心态崩了

作者:竹光侍

“至暗时刻,你我都是历史亲历者”

“不要让资本控制我们的文化和创作”

“网文之死——这次不战斗,下次还有战斗的机会吗?”

……

在网文写手混迹的“龙的天空”,两天来都被这样慷慨悲壮的帖子刷屏。给人的感觉是:网文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上至大神下至扑街(底层写手的自嘲),甚至于万年潜水的读者都被迫发出了最后的吼声。

在微博,#阅文作者合同大改#几乎让网文界所有博主全都炸锅,更有人将举报、投诉等反制举措整理成了教程。在知乎,阅文新合同霸王条款连续几天热搜不下。

创作者连最后一点尊严都失去了

一石激起千层浪的,是汇集810万写手的网文平台——阅文几天前的一次合同更新。

4月27日,腾讯彻底接管阅文控制权,已经令网文圈人心惶惶,因为据传吴文辉等人出走,是因为阅文要在内部强推免费阅读,起点开创并维持了近20年的付费订阅模式即将被废。

果不其然,起点创始团队刚被“清洗”,阅文就迫不及待地对810万写手“开刀”了。

4月27日起,不少作者开始注意到平台合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进一步突破了写手们能接受的底线。

在几天前的文章《<鬼吹灯>作者侵权〈鬼吹灯〉?网文合同正在成为卖身契》中,我们已经分析过阅文等平台的“霸王条款”,比如“拥有作者死后五十年全版权”、“如果作者写的不符合要求,网站可以随时终止协议并请第三方续完”。在平台眼中,写手早已经和可以随时替换的枪手无异。

这一次,阅文的新合同进一步突破下限。

根据作者姬叉的分析:“新合同第11款,明晃晃把双方的关系定义为‘聘请’,也就是说作者就是网站聘请来写书的员工。但是,虽然是聘请却不存在雇佣关系,不提供法律要求的劳保社保等各项待遇。”

创作者连最后一点尊严都失去了,无怪乎无数作者的心态爆炸了。

“很多作者进入网文圈,并非为了赚钱,只是为了一个文学梦,只是希望自己有一个作者的名头,但委托创作、聘请合同,以及版权的被拿走,让他们心底最渴盼的梦想被压制。今天,我的梦崩了。”

在龙的天空网文江湖版块中,这位写手的心路历程能够代表相当一部分中底层写手的心声。

过去,他们还可以用调侃的心情说“不来起点写出点名堂,那和搬砖有什么区别?”从此以后,写网文彻底就跟搬砖没什么区别了。

曾经,金字塔顶端的“大神”是千万写手的指路明灯,“我不一定能成神,但是你不能断了我的希望。”

但如今,网文的“造神运动”正在关上大门,即使再出现顶流作者,也不过是“网文流水线”上的一名“明星工人”,而不再是能掌握自身命运,走上人生巅峰的偶像。

800万作者“饭碗”被砸,被迫用爱发电

除了精神上的尊严扫地与信仰崩塌之外,数百万写手面临的更实际问题是,新合同已经为免费阅读大开了方便之门,过去赖以为生的“饭碗”将被颠覆。

更新条款的第5.4条表示:平台不排除以类似“点击浏览广告/浏览指定页面/完成互动任务等形式以代替付费购买作品章节”等方式,向终端读者提供协议作品的订阅服务。

在姬叉看来,这只不过是把“官方盗版”赤裸裸地写在条款上。因为除了起点之外,微信读书、QQ浏览器等阅文其他渠道早就“免费化”了,作者几乎没有从这些地方收到过一分钱,且起点主站的收入因为越来越多的“白嫖党”已经大受影响。

有写手透露,自己的文平常在主站卖50多,在QQ阅读等渠道每天能卖200—300左右,微信读书热搜一出来,直接降到了100,刨去分成,收入不到50。

所以,微信读书虽然在读者群体中有口皆碑,但在龙的天空却几乎是人人喊打,甚至有人号召大家去“集体差评”——“800万网络作家,到头来连小学生都不如,小学生至少还把钉钉刷成了一星。”

如果说过去阅文对于免费阅读还投鼠忌器,敢做不敢说的话,这次是公开摊牌,决心将免费进行到底了。

为什么网文写手们对于免费模式如此抵制?因为它颠覆了过去“订阅+全勤+勤奋写作+道具分成+月票奖励”的收入模式。

过去的分成规则清晰公平,写手靠自身努力拿全勤,争取更多的VIP订阅。如今,广告分成规则掌握在平台手中,不再透明。写手彻底与读者失去联系,成为仰人鼻息的打工者。

更重要的是,当网文写手早已成为一门职业,绝大多数的底层作者都要靠订阅生存。除了600元的保底工资之外,订阅分成是所有作者的命根。

一位作者如此自嘲:”本扑街不考虑版权、IP,只想每月要几个订阅钱。然而你免费渠道一开,我订阅成0,真他娘要为爱发电了。”

网文平台早已形成统一战线

阅文之所以要掀了起点苦心经营近20年的摊子,强推“免费阅读”,一切都是为了流量。

2019年财报显示,阅文的月付费人数已经连续三年下降,付费阅读流量已经见顶。在短视频、直播等“免费娱乐”的抢夺下,网文的用户时长正在不断萎缩。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,也是迫使阅文大刀阔斧改革的导火线。

在腾讯的娱乐版图中,阅文正在充当IP工厂的角色,需要短时间内孵化大量能够转化为网剧网大电影游戏的IP,付费无异是阻碍IP流量最大化的一道障碍。只有彻底免费,才能打破网文用户规模的天花板。

为了这个目的,“网文行业成为焦土也在所不惜。网文作者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环。毁灭你,与你何干?”更何况,2019年阅文的在线阅读收入37.1亿元,版权运营收入为44.2亿——版权运营收入已成“支柱”。

不少写手都愤愤不平地表示阅文是在杀鸡取卵,彻底摧毁网文行业,最终将自食其果,因为有漫画的前车之鉴,证明免费只会诞生批量生产的“垃圾”,更有人直接宣布“网文已死”。

已经有写手号召集体断更,集体从阅文出走,然而更多作者面临的现实是无处可去。因为起点最大的价值,是它培养出来的爱好各不相同的付费读者。只有起点才有容纳五花八门的小众文的创作空间。

有写手观察到,“事件已经过了4天,还是老样子,依然没有一家除了阅文之外的主流网站放开合同吸引更多作者,全在按兵不动观望。跟作者谈感情谈理想谈未来,唯独不跟你谈订阅,谈分成,谈版权。”

换言之,网文平台早已形成了统一战线,只会效仿阅文的做法变本加厉。

从近两年网文免费运动如火如荼来看,没有多少读者会在意作者的生死,反而对“变相免费”的微信读书甘之如饴。

换言之,只有部分作者才是唯一的输家。虽然免费平台上充斥着大量“垃圾文”,但并不妨碍享受“永久畅读”的读者们“真香”。

当然,网文写手们还有另外一条路——“以鹅制鹅”,转战公众号。今年,微信订阅号接连上线了付费阅读和专辑功能,且不参与收入分成,这无异为网文写手开辟了另一方天地。目前,已经有不少网文作者在订阅号“试水”,且收入颇丰。

然而,相比网文平台,这注定是一条少有人能走的“窄桥”,作者不仅要埋头码字,还要花心思去各个平台吆喝引流,“正派网文”怎么能比得上微商全网分销的“王妃文学”?

不仅如此,封闭的微信公号注定难以复制网文平台的社区氛围,正如一位读者的吐槽“我看正版是为了内容么?不,是为了服务,为了社区,为了互动。”

“网文差不多花了十几年,才建立起了一个良好的正版阅读循环链。网文读者群体庞大,而且是目前的网络相关产业正版支持主力。他们习惯了看正版小说,长年的潜移默化,也会下意识的购买视频平台会员、正版付费软件、游戏、去影院看电影……等等。

这个体系一旦摧毁会怎么样?

回到十几二十年前的混沌时期。一切向盗版途径看齐。”

作者风息神泪所预言的,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却看似不可避免的结局。

上一篇:瑞德西韦获紧急使用授权 如何看待中美试验结果差异?


© 2020 3C数码资讯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均来在资讯API接口采集,意在方便大家了解最新数码科技资讯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邮箱595496779@qq.com,看到消息后,我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!
苏ICP备16035216号-1